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货币政策效率为先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0:58 阅读: 来源: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货币政策:效率为先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如既往地提出了稳健货币政策,但市场更为关注的是,货币新政如何“适度微调”以及如何提高真实效率

央行1月10日发布数据称,全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97.42万亿元,逼近百亿大关。若以平均8%增速估算,2012年GDP将达51万亿元,M2/GDP比例为190%,资金利用效率和金融机构效率进一步降低。  当货币超发使人们重拾对通胀和泡沫的警惕时,2013货币政策该何去何从?  稳健下的“适度宽松”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广义货币M2余额同比增长13.8%,比上年末高0.2%;狭义货币M1余额30.87万亿元,同比增长6.5%;流通中货币M0余额5.47万亿元,同比增长7.7%。  2012年社会融资规模为15.76万亿元,比上年多2.93万亿元,仅12月份就比上年同期增加3512亿元。其中,信托贷款同比多增1.09万亿元居首位;其次是企业债券净融资和人民币贷款同比增长量,分别为8840亿元和7320亿元。  “本外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5.6%,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5.0%,且企业债券等其他渠道融资净增幅还高于银行贷款,可见去年融资规模并未如愿得到控制。”一位资深学者表示。  事实上,央行《2012年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数据报告》就指出,仅上年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就达11.73万亿元,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并且,该份报告还对“货币供应量增长较快”和“金融机构贷款增长加快”的事实做了详细披露。  “今年1月的激增势头高过去年,四大行跃跃欲试的架势,让人不得不警惕未来冲动放贷的可能性。”前述学者说。  2012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延续了“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说法,并对后者做出“要把握好度,增强操作的灵活性;要适当扩大社会融资总规模,保持贷款适度增加”的描述。  “‘稳健’的基调不会变,但‘适度’二字最为重要。”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  每年1月银行均习惯性地冲高信贷发放量,通常都会以全年信贷量的最高点来博得“开门红”和总体布局的主动性,其他月份则不尽如此。“这并不意味着全年信贷将从此激增,因而无需恐慌”。  赵锡军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2013年贷款和社会融资总规模必然有所增加,但由于业界对GDP增速降至7.5%左右的预期,使得央行必须摒弃前几年增速10%时的配套政策,重新定位匹配经济调慢下来后的“适度”货币增长量。  “特殊情况下可能会宽松,但‘稳健’二字限定了宽松度。”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称。2013年信贷规模预计将有10%到15%的平稳增长,基本持平于2011年和2012年14.4%和15%的增速,在上年8.2万亿元规模上涨至9万亿到9.5万亿元之间。  但郭田勇进一步谈到,从2012年开始,信贷在全社会融资中的规模占比日渐缩小,一方面源于其他融资形式迅猛发展,一方面源于银行自身对信贷依赖度降低,即影子银行业务的高速膨胀。  央行数据显示,2012年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52.1%,同比下降6.1个百分点,显示出金融脱媒的加剧。研究机构普遍预测,2013年银行业生息资产结构中信贷资产占比将继续下滑。  关键是CPI  “今年最敏感的词汇,莫过于CPI。”赵锡军强调。2013年货币政策“适度微调”的关键着眼点便是物价变化。  社会融资规模多年来的持续扩张,已经积累出CPI高企的客观环境,尽管当下CPI基数还在2%,但不断上扬则会成为货币政策预调、微调的关键所在。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12月CPI同比上涨2.5%,环比和同比涨幅分别比11月份扩大0.7和0.5个百分点。由食品尤其蔬菜价格大幅上涨所带动的CPI涨幅扩大,已经呈现回升态势。

数年来,货币政策取向和力度上的数次调整,都表明其对CPI的高敏感度。 2008年,尽管通胀压力较大,但央行适当扩大信贷总量并在第四季度金融危机爆发后,将政策调整为适度宽松。  2009年年中经济企稳回升,货币政策促使下半年信贷增长明显缓于上半年。2010年初,基于对通胀压力上升的预判,央行开始运用数量型工具和价格型工具引导货币条件,从应对危机状态向常态回归,直到2011年明确由适度宽松回归稳健,遏制了物价过快上涨的势头。从去年二季度以来,在经济增速放缓、通胀有所降低之下,货币政策又加大了预调微调力度,保持了流动性合理充裕。  “今年的形势更复杂,预调微调将可能多于往年。”赵锡军指出。  在经济下行期间遭遇通胀压力预期,在国际环境远未回暖之际又缺乏内生性发展动力,在前次刺激性政策余音未绝时又再遇刺激经济的新需求,在金融区域和行业性风险逐步暴露期间金融机构却不得不“负重前行”,这一切使得2013年中国经济形势将更加难以把控。  尽管坊间流传着“工业盈利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和“经济已经见底”的说法,但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宋国青却表示“目前还很难界定‘经济见底’的概念”,且经济整体回升的态势仍然偏弱。  “即便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但好的时候还未到来。”郭田勇表示,所谓经济的回暖是靠2012年大规模投资拉动,内需上不来,经济发展就缺少底气。 据悉,综合各省近期的地方经济工作会议,浙江、广东已初步决定调低今年经济增速目标为8%,低于上年8.5%水平。并且,山东、辽宁、福建等省也将纷纷下调,部分省市因未实现上年预期,准备将本年目标下调到7.5%左右。 前述学者说,遭遇CPI极端情况,不排除货币政策在“适度宽松”预期下收紧的可能性。考虑到政府换届因素,边际拐点可能在二、三季度出现。  提高效率  “当下,传统的货币政策总量控制手段已显得单薄。”郭田勇警示说。  中金公司研报称,尽管2012年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处于50.6%的荣枯线上,但扩张力度低于往年同期均值,且连续3个月的上升势头已停止。  申银万国也认为,PMI环比表现弱于历史均值,表明经济回升势头偏弱,为弱复苏。建融投资则明确表示“需要积极政策进一步巩固”,并预计2013年1月PMI还将小幅回落至50.3%。  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样不容乐观。  工业活动冬季转淡制约了PPI价格上行,采掘、原材料、加工等分项分别环比下降0.1%、0.2%和0.1%。在PMI于上年11月、12月均高于50%之时,PPI并未与之同步回升。而今年1月,PPI同比仍约处于-1.7%左右的低位。  不乐观的宏观数据,显示出多年来倍受推崇的货币政策效率正日渐低下。  “局部地区的困难局面已超出想象,企业主破产和跑路的将远多于过去。”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周德文透露。前些年,广交会的参展名额曾一票难求,多家企业常共享一个摊位,但2012年广交会却前所未有的冷清,“没有订单,就算有摊位也不一定想去。”  他表示,个别企业即便拥有长期大订单也不敢接,汇率和原料价格的不可预知让成本和利润变得扑朔迷离,加之国际贸易争端日益频发,企业盈利遭受创伤。“央行两次调息和调准有些隔靴搔痒”。  郭田勇也认为,货币政策仅是营造下一步改革的适度货币环境,总量高增长必然高风险且可能导致泡沫经济,效率愈来愈低的货币政策已难解当前局势。因而,财政政策和产业调整才是关键。  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指出“要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培育一批拉动力强的消费增长点,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作用”,并且“要增加并引导好民间投资,同时在打基础、利长远、惠民生、又不会造成重复建设的基础设施领域加大公共投资力度”。  但赵锡军担心,贸易摩擦和企业无订单的现象,有可能使得经济回暖的投资主体最终主要是政府需求。  接下来的难题包括,不仅诸如基建和民生工程等公益项目的经济效益较差,使得民间投资主体始终积极性匮乏,以致地方政府不得不同时面对制度压力和发展压力。并且,盈利效益稍高的诸如高铁、道路和机场等民生项目已在先前的大规模投资中纷纷上马,低盈利的公租房等项目则难以激起投资兴趣。 因此,如何激发内生性动力,真正启动内需,成为决策者必须面对的最现实课题。中央开出的城镇化和产业转型升级势等措施必被强力助推提速。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