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宇男篮变脸处处尴尬缺文件股权转让无法完成【莎普爱思】

发布时间:2019-07-15 17:00:31 阅读: 来源: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中宇男篮变脸处处尴尬 缺文件股权转让无法完成

昨天,中国篮协召开联赛委员会会议,前不久刚刚升任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竞赛部主任的张雄在会后回答了有关山西中宇男篮俱乐部转让给北控集团的相关问题。

他表示,中宇俱乐部在转让过程中缺少两份文件,导致俱乐部股权转让无法顺利完成。而作为代表出席联赛委员会会议的原中宇俱乐部老板王兴江也“变脸”,他暗示,球队有可能留在山西参加新赛季CBA联赛。种种迹象表明,此前与中宇俱乐部完成股权收购的北控集团,很可能无法在今年将球队带到北京。

缺文件 股权转让无法完成

全运会结束后,中国篮坛最受关注的事件当属山西中宇陷入的“进京”困局。

为了应对媒体的提问,张雄率先通报了有关情况。他介绍,中宇俱乐部在与北控集团股权转让过程中还缺少两份文件:一个是受让方资信证明;另一个是当地省级体育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没有这两份关键文件,意味着双方无法彻底完成俱乐部的股权转让和球队主场的变更。日前,北京中天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已对中宇俱乐部进行了资产评估,其资产为1.5161亿元。作为中宇男篮冠名商的汾酒集团有意全资收购中宇股权,并已得到山西省国资委和山西省体育局球类管理中心的批准。

关于中宇和北控集团此前签署的转让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张雄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只是说“双方之前提交的文件都是有效的,但还缺少两份文件”。不过,他确认了北控集团已从王兴江手中收购了中宇俱乐部的股权,北控目前已是俱乐部的实际控股方。而球队能否将主场迁到北京,还要看双方最终能否按照股权转让要求提交相关文件,并满足中国篮协的准入制度等。

至于王兴江为何还能代表俱乐部参会,张雄解释:“联赛委员会委员由各家俱乐部推荐代表组成。山西中宇的控股方发生了改变,但俱乐部并没有调整王兴江的委员身份,他可以履行委员的职责。”

走不走 须山西体育局批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便北控集团和中宇俱乐部的这场“自由恋爱”已进入到谈婚论嫁的程度,但没有女方“家长”——山西省体育局的批准,中宇休想私自“嫁进”北京。

谈到这种采用行政手段干预俱乐部股权转让的行为,张雄代表中国篮协做出了解释:根据CBA俱乐部转让的相关规定,俱乐部必须获得所属体育局批准才能完成股权转让和主场迁移。这一规定设置的初衷是要地方体育局参与联赛和俱乐部的管理,让俱乐部拥有地域归属感,并在当地体育局的领导下参与联赛。

张雄承认,这是中国篮协首次遇到俱乐部与体育局之间出现类似纠纷。此前陕西东进俱乐部搬至广东佛山时,并没遭遇这样的阻碍。对于这个新问题,中国篮协将在未来研究CBA股权转让时对相关细则进行完善。

早在8月16日,新华社曾报道说,中宇俱乐部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炮轰山西省体育局的行政干预。报道说,中宇俱乐部负责人透露,北控曾分别通过俱乐部和北京市体育局方面两次要求拜会山西省体育局,就俱乐部整体前往北京需要满足的条件或手续、俱乐部在股权转让后继续在山西参赛的可能性等问题进行磋商,但都被山西省体育局拒之门外。中宇俱乐部的声明说,“靠行政干预,官员拍脑袋而决定企业的市场行为,只能丧失中国的篮球事业。”

陷困局 北控将择机透详情

在接受采访时,王兴江苦笑着说:“现在就是(山西省)体育局不批准走,汾酒集团正和北控交涉,球队下赛季有80%的几率将留在山西打球。”由于中宇和北控没有完成股权转让,因此俱乐部目前仍叫中宇。

这对于满怀诚意、早早动手、并已掏钱买下了原俱乐部老板王兴江手中股权的北控集团来说,无疑是一笔闹心的买卖——钱交了,球队不让带走,整个转让交易陷入困局。目前,山西省体育局又发动汾酒集团来收购中宇俱乐部,更让事情朝着与北控初衷相反的方向发展。

本报记者昨天致电北控集团宣传部,相关负责人明确回应:“对目前有关此事的一切动态均不发表意见。到时机成熟时,我们自然会向媒体透露详细情况。”这位负责人还表示,由于集团内部有严格的对外宣传纪律,相关领导都不会就此事接受采访,因此近日出现在媒体上的关于北控方面的表态均不是出自官方渠道。本报记者 王洋

事件回放

今年4月,一条有关山西中宇男篮俱乐部将被北京控股集团收购的消息被多家网站转载。这也让近年来入不敷出的中宇俱乐部一直在暗中寻找新东家的行为得以曝光。

据中宇俱乐部老板王兴江表示,球队在山西的7年中,没有得到山西省体育局的实际支持,反而遭到种种刁难。包括球员培养费、场馆租金和赛事安保费在内的各项费用都由投资人王兴江自己承担,俱乐部没有因为所属的公益性质而享受到应有的待遇。相反,俱乐部在每个主场比赛都得送给体育局数百张门票。

随着近年来引进内、外援人才成本提升,俱乐部花钱越来越多。王兴江原可用其拥有的中宇钢铁公司给俱乐部“输血”,但自2008年钢铁公司易主后,俱乐部就失去了补血来源。于是,不堪重负的王兴江在上赛季CBA联赛结束后就打算卖掉俱乐部。在与山西本地多家企业接洽无人愿意接手后,王兴江以1.5亿元左右的价格将股权卖给了北控集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