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江都昌县支教队员和留守儿童的20天

发布时间:2020-03-03 16:13:42 阅读: 来源: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他们给孩子们带来拼图和新鲜教学

孩子们也给他们留下了依赖和牙印

支教队员和留守儿童的20天

记者 陈沽玥

8月19日中午,一群大学生在孩子们和村民的簇拥下,离开都昌县多宝乡宝桥小学,登上了开往县城的大巴。学校渐渐离开他们的视线,20个日日夜夜,他们以全部的热情投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们不知道这些天的努力,能给这里的孩子带来多大改变。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至少8年来都未曾有过变化的校园,因为他们,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暑假。

刚来时家长都很抵触

没两天学校就人满为患了

郭树杰是宝桥小学的校长,已经在这里工作了8年。这是第一支到我们这里的支教队,以前从来没有过。

这个支教队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我们是一个统一的社团北极星支教团,这是我们第一次来江西。领队裘叶展是浙江人,也是这支队伍里仅有的两个南方人。另一个叫黄俊杰,就是多宝本地人,我们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也是因为他。

黄俊杰是这支队伍的另一个领队,他皮肤黑黑的,话不多,看见人就露出羞涩的笑。对这个学校,他的感情比其他队员要复杂得多,因为他就是2007年的夏天从这所学校毕业的。

8年过去了,黄俊杰已经升入大学二年级,但母校依然没有任何变化。那时候是什么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样的。黄俊杰掰着手指头算,楼还是那个楼,桌椅也还是那些桌椅,教室里没有增加一个电扇,操场上也还是没有篮球架或者乒乓球台。郭校长对于学校的硬件也很头疼,操场到现在都没有硬化,我们学校是多宝乡唯一一个没有操场硬化的学校了。

操场没有硬化,遍布着野草,支教队员们无奈地发现,他们只能进行一些室内的教学,体育课则只能做游戏。只能搞点活动或者进行不需要设备的拓展。

学校没有变化,附近的村民更没有见过支教。刚来的时候,我们挨家挨户去招生,有些村民甚至会非常防备。裘叶展回想起刚到多宝的情形时这样说,我们没想到他们根本不了解什么是支教。

好在校长提前做过宣传,支教队员们又一遍遍地介绍整个支教活动是免费的,第二天学校总算来了50多个孩子。我们预计是招收80个孩子,第一天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差一点。

但是后面的情况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我们原本只是针对小学生,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初中生甚至高中生也都来了。附近的孩子们听说了支教的存在后,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学生的数量突破百人。

完全忙不过来,来自山西的赵雪婷这样说,原本只是针对小学生,后来不得不增加中班和大班,里面是初中和高中的学生,而且高中生只能采取一对一的形式。15个支教队员,完全不能顾及当初的课程安排。课程重新调整,每个人每天都很少有停顿时间。

这里的孩子与众不同

非要老师抱回家还会咬老师

学员的增加,课时以及课程的调整,对于支教队员来说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发现这里的孩子们很多东西从未见过,甚至连拼图都不认识。

张幸是哈工大研一的学生,第一次给孩子们上游戏课的时候,她就遭遇了这个问题。拼图是我们自己带来的教具,我拿出来的时候,孩子们竟然问:这是什么?怎么玩啊?张幸非常讶异,这种在她看来非常普遍,甚至应该是家家户户都有的玩具,这里的孩子竟然不认识!

紧接着,她还发现有的孩子3天都没有换过衣服,应该也没有洗澡,因为胳膊摸起来都是黏的。经过聊天和询问,张幸发现这些孩子大都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而爷爷奶奶往往年纪非常大,能让他们吃饱就了不起了。一个姓刘的孩子,一直和77岁的爷爷在一起生活。其实他还有个妹妹,爷爷带不过来,只能放到外婆家,兄妹两个都很少见面。

跟所有媒体报道中的留守儿童不一样,支教队员们发现,除了第一天学生们有些羞怯外,从第二天开始,所有的学生们都开始疯了。除了上课时的大惊小怪,不守纪律,光着脚到处跑外,下课时他们也以各种方式和老师们缠在一起。宝桥学校就在公路旁边,支教队员们担心孩子们路上的安全,因此每天坚持送孩子们回家。一次,一个孩子不小心摔跤,支教队员刘达就把孩子给抱回去了,结果这孩子后来就天天要他抱,一放学就缠着他不放。一个孩子最少有40斤,抱着走回家至少要20分钟,送一次就累得衣服全湿掉。但也要坚持啊,要和孩子们拉近距离。刘达说。

抱还是比较温情的方式,有的支教队员还被咬了。好几个队员被咬了,裘叶展这样说,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是恶意,我觉得他们是希望我们能更关注他一点。

刘达就是被咬的人之一。他是故意咬我,但不是要伤害我。他说,当时是几个孩子争着跟他说话,没有得到回应的那个就咬了他。当时心里一惊,但是也没咬很重。我觉得他就是要我理他,重视他。

这些千奇百怪的求关注倒不是最让支教队员们头疼的,他们最怕的是说什么都不理会,说什么都没反应的那种学生。张幸的班上就有一个男孩,对于上课或者老师的要求完全无动于衷。最让张幸奇怪的是,这个孩子并不是留守儿童,反而是来自为数不多的父母全在身边的家庭。之后,孩子的姐姐到学校和张幸交流,告诉了张幸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她让我拿打火机吓唬他,只要这样孩子就能听话。原来,这个孩子的爸爸一直用这个方法吓唬他,如果真的不听话,就会用打火机烫。我不能想象,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女生也要洗冷水澡 半夜还被蝗虫咬

他们只希望能给孩子们带来帮助

哈工大的这个支教队一共15人,男生比女生多一个。为了这次支教,他们四处拉经费,最后一共拉来了3000多元。全部买了教具,自己一分没花。队长裘叶展这样说,过来的火车票钱一个人就要将近300元,这些钱还不够我们来的路费。

除了路费自己出,20天的生活费也要自己出。我们住在村委会,吃饭就在学校自己做。他们大多是大一大二的学生,都没做过饭,只好现学现卖。15个人每天轮岗,轮到的那个当天还要坐车到县城买菜。

对于女生来说,吃饭的困难远远比不上洗澡。都是拿冷水冲,没办法,忍了。支教生赵雪婷说。而张幸就利用午休时间,烧了一点水洗头,但最后也是用冷水冲干净。

而在队员孙月看来,洗澡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各种层出不穷的虫子。某一天深夜,郭校长接到支教队的求救电话,孙月被蝗虫咬了。整个脚都肿了,根本没法走路。因为已是半夜,村子距离县城有19公里,最后只能找到赤脚医生随意处理一下。

今年是裘叶展第二次参加支教。9月份就是大三了,没有太多时间,以后会把工作转交给低年级的学弟学妹。让他难过的是,虽然一直在努力,但是真正能为孩子们做的太少。没有太多钱买教具,也没有办法带他们打一场篮球赛。

对于这群年轻人来说,他们愿意再多做点工作,但是,他们更希望这些孩子能够长期接受更多更好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得到更多温暖。

牛皮癣这种皮肤病的危害有哪些

iEnglish在哪里买为什么在淘宝、京东等平台买不到

学英语为什么选择i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