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楼梦里的屈原焦大为什么要捅破爬灰这层窗户纸

发布时间:2020-02-26 19:44:17 阅读: 来源: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红楼梦》里的屈原”焦大为什么要捅破“爬灰”这层窗户纸?

在《红楼梦》中,焦大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角色,虽然他出场的时间很短,但是他所提供的信息相当重要,直接导致了《红楼梦》整个故事情节的发展,因此,千万别觉得他是个打酱油,跑龙套的,鲁迅先生曾将他比作“《红楼梦》里的屈原”,由此观之,焦大绝不是一般的人物,那么,他对整个故事情节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呢?笔者想说,要多重要有多重要,而且“焦大醉骂”绝对是《红楼梦》的第一爆点!

焦大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尤氏是这么介绍的:“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出来了,才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给主子吃;两日没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的好酒,喝醉了无人不骂。”

网络配图

从尤氏的描述,列位看官可以知道,第一,焦大与贾家第一代人渊源甚深,而且有大恩与贾家,他是贾家的创业者之一,可以说是“元老级”的奴仆;第二,焦大恃功而骄,一味托大,因此,这种人在众人中是有一定威望的,还掌握不少信息(有的还是独家信息),说话也有分量,而且主子还奈何不了他,凤姐在听了尤氏的话之后,就说:“我何曾不知这焦大?到底是你们没主意,何不远远的打发他到庄子上去就完了!”

“焦大醉骂”都透露了哪些信息?这起因是大总管赖二给他派了个差事,就是送秦可卿的弟弟秦钟回家,按说这也没什么,但焦大觉得这么晚还让他送人回家,他心里不高兴,于是就大骂起来,“不公道,欺软怕硬!有好差使派了别人,这样黑更半夜送人就派我,没良心的忘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起一只腿,比你的头还高些。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把子的杂种们!”可见,这是由于“不公道”引起的。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贾蓉上前骂了两句,毕竟王熙凤、贾宝玉都在场,他作为主人应该控制一下局面,谁知焦大继续骂道:“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作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再说别的,咱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紧接着,焦大痛心疾首地说出了整部《红楼梦》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句话:“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从这话我们可以看出,焦大恃功而骄,一味托大,但对贾家是绝对忠心的,正是出于这份忠心,他对贾家目前的状态又是痛心疾首的,他作为创业者,深知创业艰难,看到后世子孙如此骄奢淫逸,一代不如一代,糟蹋了前人拼了性命艰难创业赚下的家当,所以他才以喝酒麻醉自己,酒后所言都是出自肺腑,是对贾家的痛斥和伤心,可见,焦大是个“忠仆”。

网络配图

所谓“富不过三代”,大家族难免会出败家子,何况贾家这么大的家业,在“焦大醉骂”中,最令人振聋发聩的是那句“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已经开始直接批评现任的当权者了,能说出这话,是需要勇气的。

当然了,列位看官会说,焦大是仗着喝醉了才这么说的,搁在平时恐怕还说不出来,这话说得不错,但再仔细想想,如果焦大要不是一片忠心,要不是为贾家“一代不如一代”痛心,他也绝不会说出此话,捅破“爬灰”这层窗户纸的。

且看看焦大说出此话后众人的反应,《红楼梦》中如此写道:“众小厮见说出来的话有天没日的,唬得魂飞魄丧,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为什么会“唬得魂飞魄丧”?这说明焦大说中了要害,通过这话说出来的反应,可以知道,这在整个宁国府是公开的秘密,而只有“元老级”的忠仆焦大,在喝醉酒时,一个人将这层窗户纸给彻底捅破了。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对于焦大所说的“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爬灰”基本可以断定是贾珍和秦可卿两人乱伦,至于“养小叔子”的是谁?有很多说法,有说尤氏的,也有说王熙凤和贾宝玉的,至少可以说明,宁国府里淫乱不堪,确实如柳湘莲所言:“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罢了。”

“焦大醉骂”的这些话,都有哪些人听到了?凤姐、宝玉显然是听到了,在回家的路上二人还讨论了一番,宝玉问凤姐什么叫“爬灰”,被凤姐狠狠训了一顿,贾蓉、尤氏也是听到了的,从他们的反应可以看出,对于贾珍与秦可卿乱伦的事情,应该是公开的秘密,既然这么多人都听到了,相信秦可卿也是应该听到了,秦可卿本来心中有病,焦大这一骂,更是火上浇油,加速了秦可卿“病情”的发展,“焦大醉骂”也成为了导致秦可卿死亡(悬梁自尽)的催化剂。

网络配图

鲁迅先生在《言论自由的界限》一文中,曾经这般分析“焦大醉骂”:“其实是,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不过说主奴如此,贾府就要弄不下去罢了。然而得到的报酬是马粪。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我想,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

焦大终究不是屈原大夫,他无法写出一篇《离骚》,他只能够“往祠堂里哭太爷去”,但是,在忠心与痛心这两点上,相信焦大和屈原是一致的,只有忠心到了极致,才会痛心到了极致,而且,整个贾府皆醉,唯有喝醉了的焦大清醒,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场面,焦大与屈原是何等相像啊!只可惜被马粪堵住了嘴,因此,鲁迅先生称焦大为贾府里的“屈原”实在是入木三分!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老年教育

科学种养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地球科学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