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鹏贴牌机售后成问题涉事手机近数十万部

发布时间:2020-02-10 18:20:48 阅读: 来源:聚氨酯玻纤板厂家

供货商人去楼空手机三包无人理

“如果真的是资不抵债倒闭了,我们只能自认倒霉,但现在企业很大,工厂的机器依然在开,却拒绝提供‘三包’服务,这不是坑了消费者和我们代理商吗?”日前,在华强北专做手机生意的宋先生、王先生向本报反映,通科集团关闭下属公司长营通讯,并拒绝为原先以长营通讯名义销售的金鹏系列贴牌手机提供后续“三包”服务,现在只能由代理商埋单,为此苦不堪言。

长营通讯负责人表示,长营通讯与通科集团无隶属关系。同时该负责人称,销售金鹏贴牌手机,已经向金鹏集团缴纳数十万元保证金,代理商担心售后“三包”,可与广州金鹏集团协商解决。

金鹏贴牌机售后成问题

宋伟明是一名常年在深圳华强北“淘货”的手机生意人,据其反映,自去年年底,他开始代理长营通讯金鹏系列贴牌手机在浙江地区的销售。

“出现问题之前,双方合作一直很愉快,我半年时间,代理了一万余部金鹏手机,以金鹏2525为主。”宋伟明告诉记者:“问题发生在今年7月份,我们快递到长营通讯的问题手机全部被原封不动送回,于是我找到位于赛格广场17楼(长营通讯办公地址),却发现长营通讯已经人去楼空,联系对方相关负责人得知,长营通讯不做手机生意了,已经关闭了。”

宋伟明表示,通科集团是长营通讯母公司,现在其位于福永凤凰山下的工厂一直在开工。“我先后多次联系通科集团负责人,对方一直推诿,直至现在‘三包’遗留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宋伟明告诉记者,两个月的时间,经他手销售出去的手机已经有近百部出现问题,没有零配件,代理商做不了“三包”,只能拿尾货为消费者更换,已经换出去了五六十部。

与宋伟明相比,王三伟则认为自己算是幸运的。“每天的出货量很大,我也记不清具体的日子,今年五六月份我与长营通讯建立联系,在参观了通科集团的工厂后,认为企业很雄厚,就做了长营通讯山西省总代,首批拿了700部金鹏2525。”王三伟表示,拿了第一批货后,长营通讯就关闭了。“现在有几部手机出现问题,也维修不了。谁卖的手机越多,未来的损失越大。”他说。

涉事手机估计数十万部

宋伟明和王三伟告诉记者,他们与长营通讯之间的生意往来一直都是现金交易。“半年一万部的量在华强北不算什么,只有上十万部的量才会签订代理协议。”宋伟明表示,由于量少,他们与长营通讯并未签订代理协议。

“长营通讯做的都是贴牌金鹏手机生意,这个手机是通科集团生产的,贴牌手机是国家政策允许的,都有‘三包’服务卡。”宋伟明表示,即便没有代理协议,长营通讯也必须提供“三包”服务。

那么,到底现在有多少金鹏手机涉及其中?对此,宋伟明表示:“通科集团应该是自2008年初开始生产金鹏贴牌手机,我所知生产的型号有3种,我从去年年底代理他们在浙江地区的销售,走的量有一万多部,加上其他代理销售的,浙江地区的总量估计有三四万部。长营通讯全盛时在全国有七八十位代理商,由此来看,三四十万部是保守估计。”

长营通讯让记者找金鹏

按照宋伟明和王三伟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昨日上午致电通科集团负责人颜十一求证。颜十一表示,长营通讯是他的二弟、三弟创办的,但亲兄弟明算账,与他创办的通科集团无任何关系。颜十一提供了其三弟(以下称呼转为“颜三先生”)联系方式,建议记者对其进行采访。

颜三先生首先表示,长营通讯与通科集团无隶属关系。“所谓有关系,就是长营通讯曾经租过通科集团的厂房让代理商产生了误会。”颜三先生告诉记者,长营通讯经营不善,倒闭了,作为企业负责人,他比谁都难过,但企业没有欠员工一分钱,没有欠供货商的钱,没有欠代理商的钱,只有代理商欠他的尾款,他问心无愧,对于遗留的“三包”问题,他表示抱歉。

“库存的零配件都已经发给一些代理商了,我这边现在已经做不了售后服务。”颜三先生表示,长营通讯贴牌金鹏手机,曾向广州金鹏集团缴纳过数十万元的保证金,现在保证金还在金鹏集团手中,建议代理商找金鹏集团协商解决售后“三包”。

金鹏说未与长营有业务

记者随即致电广州金鹏集团,该集团总机工作人员咨询过相关负责人后回复记者,广州金鹏集团没有跟长营通讯发生过任何业务联系,也没有与通科集团发生过业务联系。那么,长营通讯卖出的手机怎么会贴金鹏的牌?“肯定是假冒的。”该工作人员回复。

成语

鬼吹灯黄皮子坟

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

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